Thursday, March 20, 2003

只还是一个“讲”字。

我觉得有点累和沮伤。原因无它,到了这个地步,我对自己的懒散和不在乎有点鄙视。为什么我会这样???
我不是第一次这样问自己了。
很多应该老早就做完的事情,拖到现在都只还是一个“讲”字。哀哉!
我想了很久,也想不出为什么自己那样放纵?咳,还是写写报告,不然明天没得交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