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July 20, 2005

回家和朋友

最近常回家。隔两天或者每一天都回家,那可能是公司不那么地忙,所以我比较空闲留在公司也没事情做不如回家,让大家都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。

那天回来,一是要去见文复声交一些照片给他。然后约了家乡的朋友喝茶。喝茶的地方是叫住“第一站”天啊,我都还不知道甲洞有了这个连锁餐厅。结果,就在第一站吃点小吃聊天等等消磨时光。

第二天,我就回办公室,然后处理一些事和等一些事情,然后也觉得特别累。晚上一睡到天明,半夜收到培芬的短讯说美芬家里有事。第二天,我晚上8点就回家去。

而昨晚到美芬家去,她的爸爸过身了。和培芬去到美芬家,美芬正在法事进行当中。我们坐下来聊天,吃花生。然后,见到美芬。美芬是我的邻居,就住在我的后面街。自从她嫁出去后,就搬到甲洞住。听朋友说他有点不舍得家里,但是,现在嫁出去了,连小孩也有了。刚刚小孩才出世而且做了个小手术。看见美芬虽然脸带微笑和我们谈笑风生,可是我却感受到他那份伤感未散。一份幽幽暗淡笼罩着他,他显然胖了可能是因为刚生产的关系。当然,平时很少和美芬交流。只不过有时刚好见到面才会打招呼。所以对他的生活也不太能了解,比如刚刚生产,小孩刚做手术等等都是朋友告诉我的。可能美芬比较低调,就算发生事情,也不愿大事宣扬。

不久后,丽芬也到场。培芬丽芬美芬,就注定要相识的朋友吗?丽芬坐了一下,天就响起雷声下起小雨滴,我们向美芬道别。然后回家去了。

今天醒来,也是累。还有很饿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