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23, 2005

庆功和离群,时间还是很早,今天很怪异。

昨天剧艺的庆功宴。印像中剧艺的庆功宴都会是在李旺记做,这次也一样。在家里吃了点饭就过去,吃饭是因为很饿。整天下来,吃了碗粥和一些水果杂雪。何伟良到静仪的杂雪档口帮衬。静仪和家人飞香港。所以跟伟良拿一些旅游资讯参考。

晚上在剧艺的庆功宴和小虹谈了剧本的事情。吃完饭就会家,第一次这么早回家。一直呆在电脑面前,一直觉得怎么时间还这么早。刚刚在庆功宴本来说要去clubbing但是自己却觉得没有这个兴致,所以回家才会觉得怎么时间过了这样久后,钟还是显示着十一点钟?天啊,今天有一点怪异。

而我,开始怪异起来了。有一点离群,对事情不热衷。喜欢呆在家里,没有事就睡觉,懒散不闻不问、没有斗志力等等。我想想看来都必须向静仪看齐,出去走走。

今天最为怪异,连时间都怪异起来。我觉得很奇怪,很奇怪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