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August 20, 2005

八月的继续日记.


上次写到我去拍短片,演一个冷静的杀老婆的凶手。接下来,也必须写一下我往后的日子。

八月七号,星期日
今天,我到TV3电视台SRI PENTAS去索票。八度空间夏日演唱会的入门票,在槟城举行。日期八月十三号。我拿了票,心血来潮,到ikano走走。当然少不了,宜居宜家。进宜居宜家前,按了少许钱(经济拮据,也没有太多的钱可以让我提出),就遇到Mike和yihmin。好久不见,一阵打招呼后,他们先进去逛街,我还在排队提款。提款后,才觉得心安理得,逛街也逛地放心。马来西亚大促销,我们怎能不消费?所以在宜居宜家买了张毛毯。然后,就逛大众书局,在大众书局遇到很有性格的学弟,但是,忘记他的名字所以也没有打招呼,只是远远地望着他,不断在想他的名字。同时,也只在等待朋友来会合换票,但是会合后,本来要换票的剪报却只是在槟城适用。所以之后就分头逛街,因为,“本来”我打算回公司,因为公司待会有party。但是,我到楼下的padini concept store逛。哇靠,70%的牛仔裤西裤的马球衣。不买白不买,买了三件还可以的衣物,才rm89。平时rm89还买不到一件像样的衣服呢。 买了衣物,就回公司,老师在那边等着。而,party的报告看看杰拉迷雅的blog就好了。

八月八号,星期一
台湾人有创意,八月八号是爸爸日。父亲节也。我的房间依然乱乱。买了毛毯,就要用。所以,大概就就用这个纳闷的星期一来收拾房间。那可是大工程。

八月九号,星期二
全球华语流行音乐排行榜今天有节目,光良获得了大马区的杰出歌手奖。我呢,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?我去当人家的后备摄影师,去standby。去到的结果是,坐冷凳,不用拍东西。所以,我自己就当观众。光良在一班歌迷陪伴中亮相。钢琴王子不是假的,去到哪里弹到哪里。结果就知道了,光良就是得奖者。媒体们(媒体也是话题之一)就拍照的拍照,冲前去得冲前去。好了,表演结束了。茶点时间,同时光良也有小小的记者会。我错过记者会,但是想问一些马来西亚记者不敢问的问题。比如:
1)得到奖项,有没有想哭的感觉?我们都希望你有一次是为了值得高兴的事情而哭,那些不好不高兴就别理他。那,你要现在哭一下吗?也让我们回去有个交待。
2)几时回马做一个换东家的记者会,马来西亚歌手。怎么,老在海外发表震撼人心的耸动新闻?
3)你的旧伙伴,依然留在旧东家。你有没有想过劝劝他也离开那边,毕竟,旧东家如此不尊重创作歌手。
4)你没有什么旧情人?或是现任伴侣想跟他分享这个奖项?


好了,谢谢光良。

八月十号,星期三
谢霆锋为全球华语流行音乐排行榜的奖座推介礼站台。我去修理我的router顺便去看看。这几天烟雾开始迷惘,我还在外头逛,今天特别带着口罩逛街。去到lot 10 还被人撩。

八月十一号,星期四
今天留在家一天,到了晚上去和同事们见面。约在burger king,我出奇地准时。九点前就到了,先吃晚餐,吃了五颗水饺。好美味。然后,就到burger king等人抵达。谈完后,就骑摩多回家。
烟雾依然严重。

八月十二号,星期五
昨天才向jerry借来的camera本来是要拍烟雾的情势,可是呢,今天一天都光晒。没有东西好拍,但是,也因为没有tape stock所以其实也不能拍。所以这天也是那里都没有去到。只是在下午四五点到苗苗的新居帮忙搬家,其实只不过是搬移小小的电视。之后,我和她到一主要逛街,没有钱买,但是也是要逛一下。来到一主要,我们就找地方吃东西,苗苗作了牙套(哈哈哈哈)所以必须吃一些软软的食物,粥是最好的选择。我们来到一家忘了什么名字的小店,她看见那家小店的广告说有卖粥,所以就坐下来了。我点一杯奇怪的饮料,但是,后来老板娘说这是失败之作。
因为,苗苗也点了一杯和我一样的,她没有喝两口就放弃,说像喝白开水一样,另外点了一杯kopi来喝。老板娘看见,马上过来“慰问”。结果,不算我们的钱。但是,我在想其实应该再请我们喝多一杯像样的作品。不过算啦,这种小店。逛完街后,当然要做正经事,就是去giant买东西,苗苗要买日常用品。我也买了一包“出前一丁”。买完东西,有一点瞌睡,本来打算回公司干点事情的念头也打消,转回增江。好好的休息。

八月十三号,星期六
这个星期六请别提起演唱会。一早安排好的行程,突然在最后几天突变。变成了困难重重,没有地方住,烟雾然后又这个那个等等等。我只好宣布放弃,就当我放飞机。我向苗苗和古月说。当我没良心。然后,这个星期六突然空了出来,和小虹见面和芭蕾顾客见面。换router。一切顺利。星期六,出去见见人比都在家里上网好吧?我想也是好的。


1 Comments:

Anonymous weeLee said...

你想问光良的问题我也很想问。读了之后,差点就对着电脑荧幕拍起手来了,太精彩了。他近期的新闻真的让我很想对他说: 够了。

希望有人有一天真的会问他这些问题,我对他听完问题那个时候的表情很期待。

Tuesday, August 30, 2005 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