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August 22, 2005

在快餐店度过漫长的夜,被服务生禁用电源。

在快餐店独自一个人,凌晨的五点十三分。快餐店没有人。你回来了吗?怎么不给电话我?冷,气氛还是很冷。问人,到底他们爱的人是谁?有没有在夏天的时候,哭过?一个人走来你突然想爱,我问自己,什么是生活。那是苦闷有苦闷的乐趣?还是辛劳的工作?

你说你爱看男生。帅帅的男生。

我准备无家可归,脱离正常情绪。待在这里通宵达旦,上网,让人鄙视。是什么玩意?我们没有玩弄谁的感情,我们曾经想要对对方认真。那是天真的想法,没有人会被禁止用电。我辈

又可以做什么?一间可以无线上网的快餐店思想保守。设备落后。

店内无人,服务生不停的抚摸桌面地面门面
我们过去对对方客客气气。如今,一句我很忙,两句我不会,你找其他人。后续就没有了是不是有点可惜?我爱啊

为什么停滞不进啊

一个人流浪可以多久?一个人又可以活多久?
我只不过想用电
我只不过想充电
我只不过想沉淀


却被服务生告知这里不被允许用电充电沉淀。
你你你你不要乱发电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